惠州市福缘佛像厂是一家以树脂、玻璃钢、生漆脱胎等佛像的厂家,工厂以设计、开发、生产、销售为一体的厂家,承接家庭奉供、寺院、庙廊、大、中、小型佛像开发建造和佛像修复、翻新工程,工厂所造神像面相庄严、慈眉善目,以可靠的质量、精美的产品、优惠的价格、完善的售后服务深得广大客户和佛教信士的好评,产品远销海内外。 国内众多名山寺院有我铜雕厂铸造的铜佛像,造型庄严。 《质量第一》、《精益求精》、《锐意进取》的发展理念,坚持以《客户至上》的原则为广大客户提供优质的服务,是福缘一贯恪守的宗旨,竭诚欢迎各位新老朋友前来参观指导、洽谈业务!联系电话:0752-3333753、手机:13682359793、联系人:陈先生。 
产品导航
  财神系类
  寺庙佛像建设翻新工程
  显宗佛像系类
  观音菩萨系类
  文殊,普贤菩萨系类
  三宝佛系类
  三圣系类
  现代艺术,人物,雕塑
  铜佛像系类
  仙家神像系类
  藏传铜佛像
  道教神像系类
  铜佛像鎏金、彩绘
  铜佛像贴金
  关公、韦陀系列
  弥勒佛
  地藏王
  童男童女
  十八罗汉
  四大天王
  啊难,迦叶
  闵公,道明
  纯正琉璃镶嵌佛珠
  纯正琉璃
  仿汉白玉
  十二药叉
  仿汉白玉
  西方三圣
  九龙圣母
  三清系列
  哼哈二将
  大鹏金丝鸟
  金刚台系列
  关平、周仓
  四大天王
来福缘客服公告

惠州市福缘佛像厂成立于2006年,是一家以树脂、玻璃钢、生漆脱胎、铜佛像为主,集设计、开发、生产、销售于一体的厂家,本厂以人为本,力求做成佛像工艺行业领头羊,我们凭着价格合理,公平交易,踏实做人,老实做事的原则做生意,欢迎来电洽谈!

热点关注资讯
佛教中为什么不把吃植物当作...
铜的冶炼工艺
八大梦境提醒你疾病所在
游览寺庙应四禁忌
水晶佛像
树脂佛像几年就会分解吗
树脂工艺分类
公司春节安排
少林寺ceo-释永信
泥塑佛像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资讯中心 > 佛教知识
僧团中的争执与安乐
编辑:惠州市福缘佛像厂     时间:2018-8-16     浏览次数:

 佛陀传道初期,常随众的比丘弟子,光是度了三迦叶舍利弗和目犍连以后,就有千余人之多,随后又有很多的求道者加入僧团,这么多的比丘住在一起,常有些意见的争执,这自是免不了的事。

  皈依佛陀做弟子,要求一下就变成清净的理想的圣者,这是错误的想法。十个指头有长短,再好的良田,种植上等的禾苗,仍然会有几根稗草杂在其中。佛陀的弟子中,也是有种种不同的人物,就是行十恶的佛弟子,也不能说没有。不过,这不能算是真正的佛弟子,他表面上的名义是的,但实际上他还是人。并不是说做佛弟子,于一眨眼之间就能超凡入圣。佛陀的弟子,遵照佛陀的指示,精进向上,证得正觉的人不在少数,但不依照佛陀的指示而行,堕落了的当然也有人在。

  有一次,佛陀在俱睒弥的地方说法的时候,弟子群中发生很强烈的争执,争执的人互不相让,佛陀就集合大众说教道:

  『你们不要争,用争来止争是不能止的,唯有能忍才能止争。我希望你们都要尊重忍的德行

  『过去憍赏弥国有一位国王,名叫长寿王,他的邻国波罗奈国的大王名叫梵豫王,有一天,梵豫王率领大军侵犯憍赏弥国,长寿王也就领兵抵抗梵豫王。结果长寿王生擒活捉到梵豫王,而长寿王不但没有杀害梵豫王,他反而把他释放,并对他说:「你的生死操在我的手中,我赦免你,你从今以后可不要再兴起战争!」梵豫王当时也很欢喜的叩谢,但他逃回国不久,又兴起大军要前来报仇雪恨。

  『长寿王心中就这样想:「我虽然能胜过他,但他不服输,我再战胜他,并不是难事,但是他的心中永远不服,而且战争是恶的行为。我要胜他,他要胜我;我要加害他,他也要加害我。他为着要侵吞我的国土,使他和我的民众受苦,这是多么不值得呢?他既是要我的国土,那么让给他,不要战争,不要让我们的人民受苦。」长寿王有这样的想法,他就叫大臣把国事交给梵豫王管理,自己带领王后太子坐着车子,走向别的王城,隐藏起自己的身份。

  『长寿王把国家让给梵豫王以后,他和王后反而到梵豫王的国境之中生活,他改名换姓,穿起平民的服装,研究学问,学习技能,遍走各大都市,和颜悦色的用音乐舞蹈劳各地民众,把自己的太子寄给别人养育。

  『后来,梵豫王得悉情报,知道长寿王改名换姓潜居自己的城中,他即刻下令把长寿王逮捕,一般民众看到长寿王被捕都悲不成声。长寿王的太子名叫长生童子,寄养在别处,聪明伶俐,通达百艺,闻悉父王被捕,他化装成樵夫,前来探望父王。长寿王见到自己的孩子,像没有发生什么似的对他说道:「忍!忍!这就是孝道!不能结怨的因果,要紧的是行慈悲的大愿。含凶、怀毒、结恨、惹怨,种下万载的祸根,这不是我的孝子。你应该知道诸佛的慈悲,包含天地,怨亲都是平等。我寻道问真,舍身救众,尚且怕不能获得孝道,假若你来为我结怨报雠,行着与我相反之道,我无论怎样也不能准许你有如此的存心。你要记好我的话,你应该做我的孝子。」

  『长生童子不忍见父亲无辜的死去,但又不得已,只有接受父亲的命令,逃入一座森林中躲避灾难。波罗奈国全国的豪族士绅,都很同情长寿王,希望能免去他无辜的罪。而梵豫王知道长寿王的人望,心中非常恐惧,因为他想到要除去祸根,所以就不得不把长寿王斩首。

  『长生童子知道父亲被害以后,在夜半的时候,偷偷的前来收尸,用香木藏着遗体,恳切至诚的为父亲祈祷冥福。

  『梵豫王知道长寿王有一位太子名叫长生童子,他恐惧长生童子前来报警,满怀着怖畏的心而不能安眠,严厉的下令缉拿长生童子。

  『长生童子后来改姓化名进入迦尸城,成为一位有名的技乐圣手,贵族豪门都很宠爱他。有一天,给梵豫王看到时,王也很欢喜,就命他进宫侍奉左右,梵豫王很信任长生童子,护身的刀都交给长生童子执拿。

  『有一次,梵豫王出猎山中,迷失路途,他和随从都失去连络,跟随在身后的只有长生童子。梵豫王寻找路途,找了很久还不能寻到出路,他疲倦的就枕在长生童子的膝上闭目休息。

  『这个时候长生童子心下想道:「这个恶王是一个无道的昏君,他杀害我无罪的父亲,夺去我父王的国土,现在,他的生命在我的手中,真是天给我的方便,这正是给我报警雪恨的千载难逢的机会。」

  『长生童子这么想后,他就拔刀要杀梵豫王,但就在这一剎那,他记起父亲的遗训,他又把刀插进鞘中。此刻梵豫王已被惊醒,他对长生童子说道:「呵!可怕!可怕!我在睡梦之中,恍惚见到长生童子来报仇,他用刀砍去我的头。」

  『长生童子听梵豫王说后,慢言慢语的说道:「大王!你不要恐惧,我就是长生童子!老实告诉你,当你在睡着的时候,我是想报仇的,但记起父王的遗训,我又把刀收进鞘中了。」

  『梵豫王急忙的问道:「你的父王有什么遗训呢?」

  『长生童子把他父亲的遗训又说一次道:「忍!忍!这就叫做孝。不要结怨的因果,怀着毒恨的心是万载祸患的根源!」

  『梵豫王像没有听懂似的问长生童子道:「忍!忍!这是我知道的,但怀毒是万载祸患的根源是什么意思呢?」

  『长生童子回答道:「我杀大王,大王的臣子必定要杀我,我的臣子也必定要杀大王的臣子,这样杀来杀去,永远是轮转不止。不若我原谅大王,大王原谅我,忍才是除祸根之源。」

  『梵豫王听后,万分的感激,他懊悔得喃喃自语着:「我杀了圣者,我的罪该万死!」他告诉长生童子,他此刻衷心的愿意把国家全让给他,但长生童子却很谦虚而庄重的说道:「大王的本国,是属于大王所有的,我父亲的国土你归还我好了。」

  『梵豫王和长生童子就一起寻路回城。路上,很多梵豫王的大臣迎来,梵豫王向他们试探的问道:「我问你们,假若你们相逢到长生童子的时候,怎么对付他?」

  『这些大臣,都一个个勇气百倍的回答说:「砍他的手!」「断他的足!」「送他的命!」

  『梵豫王指着身旁的长生童子说道:「这就是长生童子!」

  『大臣们非常的惊奇,一个个都剑拔弩张,准备杀害长生童子。『不要动手!』梵豫王遏阻着,他把长生童子以德报怨的话一一讲给大臣们听,大臣都很感动,梵豫王并吩咐以后无论是谁,不准对长生童子再怀恶意。

  『大臣们非常悦服,回城进宫之后,梵豫王请长生童子香汤沐浴,以王者的服装为他穿著,让出自己的宫殿,请长生童子坐在自己的金床之上,最后把自己的女儿许配给长生童子为妻,派了很多的军队车马,护送长生童子回国。

  『诸比丘!你们听了此事,不知心中作何感想?憍赏弥国的国王长寿王,自己行忍辱,具有大慈悲的心,施恩惠给他的雠人,你们应该也这样去用功。你们以真心的信仰,背井离乡,割爱辞亲,来探讨宇宙的真理,求证人生的实相,你们就应该要行忍辱,赞叹忍辱;行慈悲,赞叹慈悲;将恩惠布施一切众生,宇宙的实相是一体的,不应该有你我的争执!』

  佛陀虽然这么慈悲的引事实来劝解大家不要争执,但一些喜好争执的比丘的心里,仍然像有一大块不能溶解,有一位比丘对佛陀说道:

  『佛陀!别人讥嘲辱骂我,对我持相反的意见,叫我一句话不说,我做不来。』

  佛陀看看这位讲话的比丘,随即从座位上站起来,威严的说道:

  『做一个世间上的国王,给人家弄得国破家亡,尚且能够忍辱,只有你们口头要争,为甚么不能和合呢?以争止争,永没有止的时候。果真你们是为着解救众生,为着多数人的利益着想,用力量代替慈爱去折服对方,这也未尝不可。但你们之间的争执,全是从自我执着的私念出发。自我的一己之见,不应去争,应该要忍,忍之道才是宝贵的。诸比丘!假若你们有人不把大家当作师友看待,不肯共同的虚心学习,有如狂象独居旷野,坚持己意,以为自己最贤能善良,那就不要和他认为恶的人住在一起!』

  佛陀说后,就吩咐各人散去,不能改变坏脾气的人仍然不能改,佛陀对无缘没有善根的人,也只好由他去。有善根而给佛陀的话感动了改往修行的也很多。

  佛陀等大家散后,心中没有不快乐,因为他是佛陀,要讲的讲过以后,心中没有丝毫的执着。佛陀知道人间争的结很难解,自己不觉悟谁也没有办法。佛陀感到这个世间需要宣扬慈悲、自由、平等、缘生的真理,更加迫切!

  佛陀独自一人信步走着,渐渐的走到波利耶沙罗林来,这座森林里正住着阿那律、跋提、金毘罗三人在修行。

  这三个伯仲兄弟,在家时感情很好,出家后感情也是很好,他们三人有一盟约,共同依止佛陀修道,一切都遵照佛陀的戒法而行。若是出外乞食最初回来的人,先要敷床,次要汲水,再次要拿出洗足的器具和抹脚的布巾,安置水瓶,能够吃的东西把肚子吃饱,剩余的收藏于凉爽的地方,放在没有虫子的水中,留给后回来的人吃。收拾以后,净手洗足,整好尼师坛,入室念佛念法念僧或坐禅。再回来的洗足后,水如不足,要去再补,洗干净布巾,为后回来的人预备。吃饭的时候,如果感到不足,把前人剩下来的拿来吃,然后又再收好,净手洗足,整好尼师坛,入室念佛念法念僧或静坐。他们就这样过着律仪的生活,等到渐渐黄昏将要晚的时候,最初的人从禅定起来汲水,力量不足时,举手示意,叫人帮忙,但不可说话,默默的静静的生活。五天召开一次会议,商讨一些问题,以及报告各人修行的心得。这样平和的、美满的生活,他们都感到非常快乐。

  佛陀走到这里来,心中很是欢喜,但这儿有一位守林的人,他不认识佛陀,因为平时佛陀行化在各地,总是带领了许多的弟子,而今天是独自的一人,不留意时都不知道这是佛陀的光临。因此守林的人向前阻止佛陀道:『这里有三位圣者住着修行,您不能进去!』

  佛陀微笑着,静静的答道:『他们三人见到我,大概也很欢喜!』

  守林的人就把此话前去报告,三个人见到是佛陀的光临,真是喜出望外,阿那律来接佛陀的衣钵,跋提去敷好床席,金毘罗赶紧汲水给佛陀洗足。佛陀见到他们三人,很欢喜的向他们说道:

  『你们在平和的修道,过着无争的安乐生活,一心一德,一师一道,水乳交融似的和合,实在美满得很!』

  佛陀在这里说些五根、五力、七菩提分、八圣道分的道理,更增加三人对这美满生活的信心!他们感到天上的快乐、天上的欢喜,也不如他们的清净,他们的实在!

  以后,喜欢争的人,佛陀就不理睬他们,这风声传出去以后,他们还有甚么可以自尊呢?

  非法喜争的人,一部份反省觉悟,一部份大家共同压制他,他们这才忏悔,才知道大海流出的百川,是不能分的。

  世间上争执的烦恼,和乐的安静,原是各人自找的,僧团中的学道者,在大圣佛陀的德化之下,因为根机的不同也有着圣凡之分。

上一条: 毘舍佉大心布施
下一条: 制戒的因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