惠州市福缘佛像厂是一家以树脂、玻璃钢、生漆脱胎等佛像的厂家,工厂以设计、开发、生产、销售为一体的厂家,承接家庭奉供、寺院、庙廊、大、中、小型佛像开发建造和佛像修复、翻新工程,工厂所造神像面相庄严、慈眉善目,以可靠的质量、精美的产品、优惠的价格、完善的售后服务深得广大客户和佛教信士的好评,产品远销海内外。 国内众多名山寺院有我铜雕厂铸造的铜佛像,造型庄严。 《质量第一》、《精益求精》、《锐意进取》的发展理念,坚持以《客户至上》的原则为广大客户提供优质的服务,是福缘一贯恪守的宗旨,竭诚欢迎各位新老朋友前来参观指导、洽谈业务!联系电话:0752-3333753、手机:13682359793、联系人:陈先生。 
产品导航
  财神系类
  寺庙佛像建设翻新工程
  显宗佛像系类
  观音菩萨系类
  文殊,普贤菩萨系类
  三宝佛系类
  三圣系类
  现代艺术,人物,雕塑
  铜佛像系类
  仙家神像系类
  藏传铜佛像
  道教神像系类
  铜佛像鎏金、彩绘
  铜佛像贴金
  关公、韦陀系列
  弥勒佛
  地藏王
  童男童女
  十八罗汉
  四大天王
  啊难,迦叶
  闵公,道明
  纯正琉璃镶嵌佛珠
  纯正琉璃
  仿汉白玉
  十二药叉
  仿汉白玉
  西方三圣
  九龙圣母
  三清系列
  哼哈二将
  大鹏金丝鸟
  金刚台系列
  关平、周仓
  四大天王
来福缘客服公告

惠州市福缘佛像厂成立于2006年,是一家以树脂、玻璃钢、生漆脱胎、铜佛像为主,集设计、开发、生产、销售于一体的厂家,本厂以人为本,力求做成佛像工艺行业领头羊,我们凭着价格合理,公平交易,踏实做人,老实做事的原则做生意,欢迎来电洽谈!

热点关注资讯
佛教中为什么不把吃植物当作...
铜的冶炼工艺
八大梦境提醒你疾病所在
游览寺庙应四禁忌
水晶佛像
树脂佛像几年就会分解吗
树脂工艺分类
公司春节安排
少林寺ceo-释永信
泥塑佛像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资讯中心 > 佛教名僧
深圳弘法寺-本焕禅师
编辑:惠州市福缘佛像厂     时间:2011-4-23     浏览次数:
本焕禅师,俗姓张,名凤珊,学名志山,法名本焕,湖北小新州县张湾人。公元一九零七年农历九月二十一日出生于四代务农之家,母亲彭氏却是当地望族大闺秀,勤劳贤淑,善於教育儿女。凤珊排行第四,上有一位姐姐、两位兄长,下有弟妹各一。虽家境贫困,父母仍咬紧牙根,供凤珊读六年私塾。七岁就读时,父母为他取了个学名“志山”,想让这个聪明的儿子读书识字,光耀山村门庭。岂料,当小志山读到第四年时,父亲去世了,母亲和兄长艰难的供他继续读书。读完六年私塾,他通文达理,人称“小先生”,可是家境太穷困了,大姐已出嫁,兄长常年在外跑生意,弟妹夭折了,家里只剩母子俩相依为命了。自小就养成勤劳、憨厚、纯朴的优良品德。母亲晚年奉斋信佛,店里供着菩萨像,志山也去拜佛,她经常叫志山读经书。久而久之,志山受到佛的潜移默化,明白学佛可以“端正行为,澄清妄念,转迷为悟,明心见性”。想起自己学名不是要志在山麽,就回去跟母亲、兄长商量,要出家,虽遭反对,却立意出家。 

  二十三岁那年,志山径直到镇上的报恩寺出家,传圣和尚高兴的说:“我早看也看出你与佛有缘,今天你果然出家了,说明你有佛缘,成熟了。”遂收为徒弟,法号本幻,后来觉得此徒悟性高,慧根焕发,必能济惠众生,又改名为本焕。由於他刻苦修学,自觉辛勤劳动,每天早起打扫庙子,挑水劈柴,後敬香,习禅,不怀杂念,做到身在佛门,心在佛门,立志成为追求智慧解脱的修行者。如此一来,不仅得到师父的喜爱,还得到经常到庙上拜佛供养寺庙的万遐进女居士的喜爱。万居士乐善好施,是当时湖北省主席万耀的姐姐,当地僧俗称她为万大姑太。姑太认为本幻在这小庙里,由于当地深通经文的僧人不多,难於帮他深造。於是资助并介绍他到武昌宝通寺受戒。 

  一九三零年农历二月,本焕到了武昌宝通寺。以圆净的身心,从持松和尚受具足戒。这位博学多才的传戒师对他说“要领悟到佛的真谛,必须经过一番苦行修炼的功夫,亲自体验,渐入佛心,没有捷径,只有苦修行,才能达到那种境界。”并指出“你要多走些名刹古寺,多参拜高僧大德,特别要注意持戒修行。”本焕牢记持松和尚的话,决心在佛门做位大乘修行者,哪怕是历尽种种艰难困苦,也要寻师访道,亲自体验、苦行修炼。正巧万大姑太来武汉探看弟弟,也到宝通寺来看本焕,听了本焕受戒后的参悟体会和志向,又慷慨解囊资助本焕去参学。是年四月中旬,本焕从武昌乘船到镇江,步行六十多华里,到达扬州高旻寺,参拜了来果和尚。来果和尚是湖北黄风人,欣然收下了这位同乡为侍者。来果和尚要他手抄宋仁宗写的《赞僧赋》。让他“好生体会什麽叫僧人,怎样修行”?又跟他讲述临济宗义玄祖师的故事,鼓励他要以祖师爷为榜样,通过严格锻炼、坚持修行,日後终将成为一棵给人荫凉的大树。後来本焕自己回忆在高旻寺修行时的情形:“昼则勤修善法,无令失时;初夜後夜,亦勿有废,中夜诵经,以自消息。”由於艰苦修行,位列来果和尚的十大弟子之一,深得禅师器重。一九三五年任禅堂维那,次年任堂主,重要佛事活动让他参与或主持。曾经参加八个禅七之後,又打五个生死七,足足九十一天坚持硬坐、静坐定静不到单,以顽强的意志,通过了禅功严峻的考验。 

  山西省五台山是文殊菩萨的道场,际值三十岁的本焕一心要完成朝拜的宿愿。此时的他,跟来果和尚修行了七年,可出任住持寺务了,但是,他在武汉完成四千多银圆化缘任务,交高旻寺采购修建寺院木料之後,从汉口乘火车北上,直达河北省保定市。旋即由保定起香,三步一叩,五步一拜,朝拜五台。一路上风餐露宿,忍饥挨饿,腰酸脚痛,双膝皮开肉绽,仍虔诚叩拜,足足拜了六个月,磕了二十二万多个响头,到达了五台山。跟着又爬上山。从北台起,同样三步一拜一柱香,拜五个台子;五台高度均在海拔三千米以上,从东北到西南横跨达一百二十公里,如此一拜,又如此一拜,又拜了半年。持续一年的朝拜,连头发、胡须也没有剃,究竟为什麽?本焕师曰:“为持戒律,修佛性,修德性。不潜心入禅,依佛心为心,怎能发慈悲民?不苦修行,磨炼自己,难忍能忍,怎能入道?自己不能入道,不发菩提心,又怎能发愿渡人。”这体验是何等深刻啊! 

  从一九三八年开始,本焕师在五台山广济茅蓬(即碧山寺)住下,决心在这圣地苦修行十年。当时寺院住持广慧圆寂,遂由寿冶接任方丈,本焕、法渡任监院。寺院大小事均要管,生活又清苦,他还将手指剪开,以血为墨,恭写《华严经·普贤菩萨行愿品》、《金刚经》等经典,日写六百字,六个多月,共写了十九卷血经。现在,幸存一本血经《华严经·普贤菩萨行愿品》是由一位当年碧山寺当库管的僧人,拼着性命保存下来;于一九八七年本焕师升任光孝寺方丈时送还。本焕师在这本血写经自序中说:“为重法故,‘但愿众生得离苦,不为自己求安’……荫发进时供之心,刺指血之血,不惭形秽,书写了《普贤行愿品》等大乘经典,以报答佛恩、众生恩及无始至今过去一切父母抚养之恩,消除无始以来五逆十恶的罪孽”。由此可见,发心之广大,令人钦佩。此时,日本军国主义侵略中国,已经占领了五台山。师爱国爱教,常常利用监院身份,支持抗日战争。一九四二年十二月,日本侵略军追杀一位八路军营长。当营长跑进碧山寺,师就把营长藏在後院。日军怒气冲冲要寺院交出八路军,本焕师连声念阿弥陀佛,用手比比画画,表示他只信佛陀,不懂什麽“八路”,将日军支走。 

  一九四二年十月起,也是万大姑太的支持,资助师三百大洋,在已毁的古西天寺修了闭关之所。为潜心念佛求道,在入关前打了个禅七,做了法事活动,於地藏菩萨圣诞之日——七月三十日,身穿大红袈裟,庄严地进人关房。在闭关三年期间,读《藏经》四千多卷,还在晚上放焰口千台,超度抗曰阵亡将士。一九四七年七月,师出关,回到了碧山寺。 

  碧山寺有个镇山之宝,称碧山寺金字经塔,是明朝三宝弟子许德其所书。它长五点一米,宽一点七米,是用白绫和黄绫装婊而成。内容是《大方广佛华严经》全文,共八十卷,六十三万零四十三个字。许居士整整写了十六年,被誉为佛经金字塔。一九四七年三月,师隐居五台山北台顶才三天,就听说一些盲动农民冲击碧山寺,遂令一位刚从碧山寺来的寺僧重回寺里,把经塔秘密地背上山来。师满眶热泪地看到了此塔完整无缺,於是向佛发誓,人在金字经塔在,誓与经塔共存亡。为了避兔此宝在战争年代被毁,师携塔开始了长途跋涉的流离生涯。四月,先背塔到山西省三阴县净土寺,结夏安居,白天继续刺血写经,晚士放焰口一百台。七月,又背塔到北京市西直门弥陀院,向真空、慈舟两位和尚讲述护塔出走的经过。真空说:“眼下兵荒马乱,你在乱中冒险保护佛宝,是真诚的佛心。你这种护法精神难能可贵,不愧为佛们子弟。你真了不起。”师谦逊称,这是五台僧人应尽的本份,并说打算护塔到碧山寺下院上海市普济寺存放。两位法师深表赞同,要他在这里休整一段时期,然後从天津坐海轮去。九月,师背塔到天津,应邀在天津居士林陈展经塔几天,有三百多人参观。一星期後,又从天津塘沽码头坐船到青岛,在湛山寺住了一晚,湛山寺住持看见本焕孤身一人,便派了二十位僧人一道护送佛宝。熬过了数日的颠簸,几经辗转,终於把佛宝安全护送到上海普济寺。住在该寺的寿冶、法度是师同门接法兄弟,一见佛宝就失声叫了起来:“本焕,我的好兄弟,你吃苦了,你为佛门保护了这无价之宝,立了大功啊。”直至今天,《华严经》金字经塔尚在五台山显通寺完好如初存列起来,色泽犹新,金光耀眼,师功不可没! 

  本焕师的“燃灯送母”故事更是感人肺腑。一九四八农历三月,师还在上海普济寺修行。多年来,他一直挂念着年迈的母亲,曾作诗一首:“死别诚难忍,生离实亦伤。子出山关外,母忆在他乡。日夜心相随,流泪数千行。如猿泣爱子,寸寸断肝肠。”一天,他突然接到二哥来信,说母亲病重,盼速回来一见,以慰慈心。师当即赶回到湖北老家,到仓埠报恩寺结夏安居。坚持每天清晨坐禅,早餐後步行十五华里,回家照料母亲,晚上又返回报恩寺,攻读三藏,还天天放焰囗回向。回家五个月,侍候老母,端茶送水,喂药喂食,细致入微。九月,在老母临终前的一夜,在自己两个肩窝里装上菜油,放上灯草点燃,双膝跪在老母床前,行孝送终,直至老母亲离开人间。老母病逝後,请僧尼为老母亲超度七天,自己在老母亲灵堂守孝“七七”四十九天。师在灵前反复说自己的誓言“安息吧!亲。作为佛子本焕,一定遵佛教诲,上报四恩,下济三途,永不忘父母养育大恩,修好八正道,永弘佛法,建设光明的佛土。” 

  十一月,本焕师来到广东南华寺住下,常到乳源云门大觉寺,看望虚云大师。大师认为本焕师修道成功,考虑自己一百一十一岁了,应由四十一岁的本焕师担任南华寺方丈。虚云大师兼挑五宗宗脉,认为本焕师可以承继曹溪法脉,授他为临济宗四十四代的传人。一九四九年正月初八,本焕和尚於南华寺升座,四月初八曰即开期传戒,请虚云大师为传戒和尚,自己为开堂和尚,传戒五十三天,国内外前来受戒的出家人达六百多。一九五零年,中国大陆农村进行土地改革,南华寺僧人和农民一样分得了土,大家自力更生,坚持耕种劳勤。在这样困难环境下,本焕和尚从一九五三年至一九五七年,还继续弘扬法,连续三次主持传戒法事。本焕和尚有六十多位法徒,当了各寺院的方丈,使传灯有继,慧目常明。到了一九五八年二月,本焕和尚突然打错成“右派份子”、“反革命份子”,逮捕入狱,判处有期徒刑十五年。本焕和尚泰然处之,认为“种种烦恼皆我炼心之处,种种艰苦皆我修定之所”。後由监狱转至坪石劳改农场改造,但他把劳动当作一种修行,从不懈怠。一九七三年五月,本焕和尚刑满释放了,但此时正是中国大陆混乱年代,不能回寺院,留在劳改农场就业。一九七四年,新州新街人张文波放蜂群到韶关,听讲本焕和尚去年刚刑满释放的消息,就赶到坪石劳改农场问了个清楚,迅速返回新州,告诉了本焕和尚的侄女张廷凤。於是,经侄儿、侄女等亲人再三来信恳求,本焕和尚才返故里欢渡春节。 

  一九八零年三月,在其门徒比丘尼印先再三恳求下,经仁化县政府邀请,本焕和尚来到丹霞山别传寺。到寺当天,正好广州有四十多位居士挤在小木楼上拜佛,看见本焕和尚飘然而至,一齐跪下,心喜呼唤“老法师来了!我们真有佛缘。别传寺有救了!”在香港的门徒融灵、宽纯等带动下,别传寺修建工程开工了。 

  由於当时地方政府不同意修复别传寺,就以修建明末大官“李永茂隐居”名义上报工程计划。新建了大佛、钟鼓楼、大禅堂、澹归塔、大斋堂、厨房、饭堂、迎宾楼等,建筑面积共达四千多平方米。定居在美国的李汉魂将军回国观光旅游,看了修好的别传寺,连声称赞不已,兴致勃勃地书写了“别传禅寺”的寺门匾额。鉴於广东自虚云老和尚于一九四六年在六榕寺做过水陆法会后,四十年来没有再举办过水陆法会的情况,从一九八六年起,本焕和尚在别传寺又开始做水陆法会,而且每年都打四个、八个、九个禅七,吸引了海内外一批又一批善信与学佛者,促进了丹霞山旅游业的发展。中国佛教协会故会长赵朴初大德特地重游丹霞山,赋诗一首赠给本焕和尚“群峰罗立似儿孙,高坐丹霞一寺尊。定力能经桑海换,丛林尚有典型存。一庐柏子参禅味,七盈松涛觅梦痕。未得偏行堂集看,愿将半偈镇山门。”可见本焕和尚恢复别传寺的贡献与影响。 

  广州城内之光孝寺,为岭南首刹,俗日“未有羊城,先有光寺。”由於六祖惠能大师在此受戒剃度,首次登坛说经,又位列禅宗祖庭之一。可是这座古刹因国家内忧外患和因受政治运动的冲击,经像塔幢,颓废败露,文化遗珍,散失严重。一九八六年光孝寺交还佛教界管理使用。中国佛教协会故会长赵朴初大德建议,请本焕和尚出任光孝寺住持。本焕和尚认为匡复光孝寺,是禅宗行人义不容辞的责任,决定於一九八七年元旦那一天,以八十高龄,从韶关往广州,到光孝寺就任。一月六日,本焕老和尚写信给叶选平省长,请政府支持重建这祖国南大门的十方古刹;赵朴初大德在病中也写信给本焕和尚,提出匡复光孝寺的意见。一九八八年广东省政府,在地方财政紧张的情况下,先后拨款资助修复光孝寺。在本焕和尚的率领下,经过十方募化,光孝寺主体工程基本完成,各殿堂佛光耀眼,殿前殿後栽满了奇花异草,四季花香扑鼻。深圳新建的弘法寺,也於一九九一年由本焕和尚正式任住持後,加快了修建步伐,次年六月十八日举行佛像开光暨方丈升座盛典。 

  本焕和尚自故里报恩寺出家,其门徒也以报恩寺而派名,如用“印”字、“堂”字、“顿”字辈来取法名,现在祖寺已毁四十多年了,本焕和尚及弟子早有重建报恩寺的心愿。新州县政府在该县观河风景区选了新址建寺,就在当年济公建的得云寺遗址附近。早在一九八九年本焕和尚就派印觉、印定等门徒去联络选址重建工作,四方的报恩寺法裔募捐款项,重建的工作很快地付诸施工了。一九九四年农历九月十九日报恩寺隆重举行佛像开光、本焕方丈升座法会。同时预贺本焕和尚九十大寿的典礼也隆重举行,中国佛教协会副会长兼秘书长周绍良写来贺联:“宝刹重现庄严相禅师今宣法句经,转瞬九十年间事四众额物祝遐龄。”高度评价了九十高龄的本焕老和尚的高风亮节。本焕和尚曾身兼别传寺、光孝寺、弘法寺住持之职,均为各寺的扩建、新建、重建耗费了心血。有人问之为什麽本焕和尚答道“我是佛的子孙,临济宗的传人,必须履行佛的愿望,依佛教导,引导众生,培育慈悲喜四无量心,这就要修好佛的道场,弘扬佛法,让佛陀的光辉照耀信徒,实现人间净土。要使佛教文化与社会思想、经济建设相适应。” 

  本焕老和尚出家六十多年,弘扬佛法孜孜不倦,教授的弟子遍及海内外,历任中国佛教协会咨议委员会副主席、常务理事,广东省政协委员兼省政协民族宗教委员会副主任,广东省佛教协会副会长,广东韶关市佛教协会名誉会长,广东省仁化县政协副主席,广州光孝寺退居方丈;仁化别传寺、深圳弘法寺、新州报恩寺、黄梅四祖寺、南雄莲开净寺的方丈。从一九八七年起,他几乎每年都到国外讲经说法,交流佛教文化,弘扬佛法。一九八七年七月,他到香港访问,拜会香港佛教联合会,与数十年来未见面的师兄弟及弟子欢聚一堂;八月又乘飞机赴美,应邀参加加州万佛圣城的水陆法会,并到纽约、洛杉矶访问,接着又到加拿大参加佛事活动;一九九一年九月到泰国进行佛事访问和佛学交流活动;一九九三年加拿大、美国、泰国又再度邀请他出访;次年又应邀到澳大利亚访问,在澳大利亚的泰国、越南、台湾等地的僧人、居士纷纷要求他授皈依。之後,他还到台湾访问,为促进海峡两岸的佛事和佛教文化交流作出了贡献。德高望重的本焕禅师,是现代禅宗泰斗虚云的嫡传大弟子,他禅悦人生的风范天下共仰。 

上一条: 净空法师
下一条: 中国佛教协会首席发起人-虚云禅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