惠州市福缘佛像厂是一家以树脂、玻璃钢、生漆脱胎等佛像的厂家,工厂以设计、开发、生产、销售为一体的厂家,承接家庭奉供、寺院、庙廊、大、中、小型佛像开发建造和佛像修复、翻新工程,工厂所造神像面相庄严、慈眉善目,以可靠的质量、精美的产品、优惠的价格、完善的售后服务深得广大客户和佛教信士的好评,产品远销海内外。 国内众多名山寺院有我铜雕厂铸造的铜佛像,造型庄严。 《质量第一》、《精益求精》、《锐意进取》的发展理念,坚持以《客户至上》的原则为广大客户提供优质的服务,是福缘一贯恪守的宗旨,竭诚欢迎各位新老朋友前来参观指导、洽谈业务!联系电话:0752-3333753、手机:13682359793、联系人:陈先生。 
产品导航
  财神系类
  寺庙佛像建设翻新工程
  显宗佛像系类
  观音菩萨系类
  文殊,普贤菩萨系类
  三宝佛系类
  三圣系类
  现代艺术,人物,雕塑
  铜佛像系类
  仙家神像系类
  藏传铜佛像
  道教神像系类
  铜佛像鎏金、彩绘
  铜佛像贴金
  关公、韦陀系列
  弥勒佛
  地藏王
  童男童女
  十八罗汉
  四大天王
  啊难,迦叶
  闵公,道明
  纯正琉璃镶嵌佛珠
  纯正琉璃
  仿汉白玉
  十二药叉
  仿汉白玉
  西方三圣
  九龙圣母
  三清系列
  哼哈二将
  大鹏金丝鸟
  金刚台系列
  关平、周仓
  四大天王
来福缘客服公告

惠州市福缘佛像厂成立于2006年,是一家以树脂、玻璃钢、生漆脱胎、铜佛像为主,集设计、开发、生产、销售于一体的厂家,本厂以人为本,力求做成佛像工艺行业领头羊,我们凭着价格合理,公平交易,踏实做人,老实做事的原则做生意,欢迎来电洽谈!

热点关注资讯
佛教中为什么不把吃植物当作...
铜的冶炼工艺
八大梦境提醒你疾病所在
游览寺庙应四禁忌
水晶佛像
树脂佛像几年就会分解吗
树脂工艺分类
公司春节安排
少林寺ceo-释永信
泥塑佛像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资讯中心 > 佛教知识
上世今生
编辑:惠州市福缘佛像厂     时间:2018-4-4     浏览次数:

   其实很多时候,我会想起千百年前,在佛前暝目静修的那些日子,那个时候,我并不懂得,什么是爱欲。那个时候,也许并不如记忆中那样寂寞。 一切因果的起源,都是那一天。那一天,其实与任何一天并没有不同,佛陀讲法,妙口生莲,仙乐四起,天女散花。但是那一天,我不知为什么,睁开了眼。

  佛说,爱欲于人,犹如执炬逆风而行,必有烧手之患。

  佛说,由爱故生忧,由爱故生怖……

  我睁开眼睛,看到的,是一双澄净无波的眸子。我没有听见佛在说什么。那一刻,所有的声音俱都远去,没有禅唱,没有讲经声。天地间,只有那一双眼眸。我感觉殿外的经幡在动,穿堂的风在动,我的心,在动。

  佛微微地叹息,叹息。一念之间,我堕入凡尘。

  ……

  第一世,我是一个名医的女儿。不到十五,便已艳名远播。她们说,再没有看到过象我这样漂亮的女子了,这样的美色,一定可以让我一生富贵无忧。自小,我是爹娘的掌上明珠,千挑万选,给我找了一门好亲事。

  是一个春日,桃花开了一树。鼓乐声中,我被八抬大轿迎进了那扇朱红色的大门。她们说,我的夫婿能文能武,六艺皆通。只有我这样的美貌,才配得上他这样的人中龙凤。他会一生一世爱我怜我吗?我也曾偷偷问娘亲。她慈爱地捏捏我的面颊,笑说,“傻丫头!”於是,我再也没有疑惑过。

  洞房里,红烛高烧,正是春宵夜暖的时候。桃之夭夭,灼灼其华。我等待着那一下揭开盖头的手势,以我所有的青春与美艳。之子于归,益其室家。我静听着脚步声的走近,一步一步,踏在我的心上。终於,他揭开了那方红巾。我娇羞地抬头,看到他,我的夫君,我要托付终生的人。眼含秋水,晕生双颊,我嫣然对他一笑。也许是酒酣了,也许是我的容光,他怔了一怔。然后,他激动地牵起我的手,说,死生契括,与子成说……

  持子之手,与子偕老。我曾经以为,我的一生就会是这样的幸福。新婚燕尔,鹣鲽情浓,我们何尝没有过举案齐眉,誓同尘灰。他的目光流连在我的眼角眉梢,他会轻轻地叹,“你好美,看一生也看不够……” 然而一生的时间太长。怎样的美貌,他终於也厌倦了。

  有人告诉我,他恋上了一个卖唱的女子。有人告诉我,他每日在歌榭流连,只为见她一面。有人告诉我,他一掷百金,只为博她一笑。有人告诉我,他罔顾父母的责备,一定要明媒正娶迎她做如夫人。我从来都没有相信,一直到又一次听到喜庆的鼓乐,看到又一顶大红喜轿荡进了门。

  良辰美景,春宵一刻,鸳鸯交颈,花开并蒂。他的洞房花烛夜,我独守空闺。指尖抚过铜镜,我老了丑了吗?并没有啊!面如芙蓉,发似流泉,镜中的容颜依旧倾城,但是为什么新人笑的时候,我在哭?

  第二天她为我上茶的时候,他来了。不过是一个样貌普通的女子,并没有我的姿色,也没有我的妩媚,原来,就是为了她?心绞痛着的时候,接到手中的茶撒了。滚烫的茶水泼在她的手上。她呻吟。他连忙上前看护。烫了吧?疼不疼?他的眼中,尽是疼惜,而看向我的时候,却换成怒目。我不是故意的啊,而水烫向她的手的时候,也撒在我的手。难道我就不痛?但是我没有辩白,只是微微地咬住唇,低下头。我的指甲在我烫红的纤纤玉指上留下一道又一道血痕。

  我一天比一天沉默,他对我一天比一天冷落。最好的胭脂水粉,最好的绫罗绸缎,我依然妆扮着自己,眉拂横烟黛,唇点万金红。我所有的,不过只是美貌而已,但是,他也看厌了。对镜梳妆的时候,我会问自己,女为悦己者容,我为的是什么?

  冬去春来,桃花又开了一树。我常常倚窗而立,看枝上的黄鹂鸣叫跳跃。有的时候,他会从我住的房间经过。窗外,是无边的春色,窗内,是未老的红颜。我很希望,他会回头看看我。但是一次一次,我只是目送着他穿花拂柳,消失在庭院的转角。他的背影是那样的决绝,从来没有停留。

  鸳鸯瓦冷,翡翠卺寒,我的房间,他没有再来过。

  桃花谢的时候,如夫人有喜了。他开心得象个孩子,每天都欢欣鼓舞地围着她打转。连老爷夫人都喜气洋洋。是长孙啊,他们终於对那个女子另眼相看。每个人都簇拥着她,如夫人如今身价百倍。我一如既往的寂寞,只是,更加绝望。从此,他的眼中不会再有我。那个女子与她肚里的孩子将是他所有的爱恋。曾经我还盼望有天他会厌倦她的歌声,那么他也许会想起我。如今才知道,那只是奢望。

  他们从我的窗前经过,他陪着他的如夫人在庭园里散步。他小心地扶着她,温柔呵护。看向他的时候,那个女子平平常常的容颜竟然泛着圣洁的光华,她笑的是那样灿烂。她的眸子中,净是爱恋,他也以同样的目光回报。有谁知道,很久以前,他看向我的目光中,也曾有过狂热?

  有一条蛇,在我心中噬咬,一点一丝,撕筋剥骨,血肉斑驳。我知道,那是嫉妒。我感到火,我感到痛,有一刻,我想毁灭这所有的一切,我荒谬的对手,我负心的夫郎,与我自己。那把火燃烧着,日日夜夜,炙烤着我。终於,我在她安胎的汤药中撒下了剧毒的附子粉末。

  一尸两命。我罪无可恕。其实,也好。引颈成一快,总好过这样一夜夜无边无际的寂寞,一天天无止无休的折磨。在牢中等待死亡的时候,我会想起他。很少是后来他决绝的背影,而是常常想起新婚的时候。他也曾经那样缠绵地留恋着我,对我说,“你好美,看一生,也看不够……”

  我的手抚过自己的脸,依然是肤如凝脂,触手滑腻。这样的容颜,并没有成全我与爱的人共偕白首,也不曾挽回变心的男人一次回眸,甚至,不能给我善终。我惨笑,那么,它有什么用?留它做什么?打碎了牢碗,我捡起碎片,在脸上狠狠地划出错纵的血痕。一道,两道……是我的怨恨。我恨他所有曾经的眷宠,他所有后来的冷漠。我恨他那些虚空的承诺,言犹在耳,却又向另一个女人说。我恨,我自己,那从来,不曾死心的爱恋。我疯狂地在脸上划着,并不痛。满脸的血披下来,我没有再流泪。

  行刑的那天,是个风和日丽的好天。观者如堵,因为传说,今天要处死的是曾经艳名一时的美女。但是他们都失望了。他们看到的只是一个蓬头垢面的女囚,脸上,尽是斑驳淋漓的伤疤。刑场上,跪的是不再美貌的我。

  刀落下之前,我瞥见一张熟悉的脸。匆匆地低下头,我不敢追究,他的眼捎眉间还有没有剩下一点点痛惜的温柔。应该是没有了。是我杀死了他心爱的女人,与那个还没有出世孩子。我记得的只是他目送我被官差带走时怨毒的眼神,满满的尽是恨。

  我听到刀划过空中,我听到血飞溅喷涌,象风一样的声音。你心平了吗?你的恨可以抵偿了吗?那我的呢?

  一缕魂魄飘飘荡荡,走过奈何桥,喝下孟婆汤,卸下前世的情仇,忘却前世的爱人,睁开眼,又是一生。

  ……

  ……这一世,我是一个孤女,自小在风尘中打滚。磕磕绊绊,也长大了。竟然还是出落的雪肤花貌,云鬓玉颜。辗转了几次后,我成为一个王爷私蓄的舞姬。甚至,专宠一时。富贵,荣华,我都曾经过。蜜语,甜言,我听过很多。但是,我从来没有过任何选择。我不能选择我的出身,不能选择明天我会在何处,甚至不能选择我必须陪上床的男人。我唯一可以选择的只是,冷漠。

  我唯一可以有的坚持,所以即使是在他最宠我的时候,我都不曾动过情。每一次他温柔地看向我的时候,我都会听到自己心中的冷笑。伪装的温柔背后,我在他的眼中看到的只是兽欲,只是饥渴。不过是一个男人,与所有的男人一样,要的只是一时的缠绵,并没有心。他说,要让我享尽富贵。他说,要让我长相伴随。他说的任何一句话,我都没有相信。

  无论是怎样的眷宠,我从来都没有真正笑过。於是很快,象预料中的那样,王爷厌了我。我并不在乎。王爷的府中,除非是王爷命我为他的贵宾侍寝,我不必经常接客。在他不再频频召我以后,我可以过比较平静的生活。其实我很喜欢单纯的做一个舞姬,简简单单地跳舞,只是这样,就好。

  从来不曾奢望会有奇迹,我非常安于现在的生活。也许有一天,王爷会把我配给一个家奴,也许不会,那么我可以安静的老去。这应该是我所能期望最好的结局。但是我忘记了,我也不能够选择我的命运

  我是一个出色的舞姬。不论是低斟浅饮的小聚,或是飞盏酩酊的盛宴,都一定会有我。舞低杨柳,歌尽桃花。霓裳广带,虚步凌波。我翩鞑地旋转,长发飞散如鞭。那些时候,我并不知道,有一双炙热的眼眸,一直在注视着我。

  他是王爷最器重的门生。年少,才高,桀傲,不羁。但是他说,当他的目光第一次落在我身上的时候,他就再也不能眼空一切。他说他曾经彻夜默颂佛经,告诉自己红颜白骨,色即是空。但是我站在他面前,活色生香,满满的皆是诱惑。他说,他爱上了我。我冷笑着看他,却惊异地发觉,他的眼眸坦荡清澈。第一次,在一个男人的眼中,我看到了爱恋,而不是欲火。第一次,我信了一个男人的真诚。第一次,我有了心动的感觉。除了我的绮年玉貌,我以为,他看到了我渴爱的灵魂。

  他不是第一个占有我的男人,没有可能。但是第一次,我以全部的身心去应和。我想,我也爱上了他。於是我不可抑制地绽放,盛开出所有的美艳。

  我不敢要求永久,只要能有一时就已经够好了。但是他告诉我,他一定会求王爷把我赐给他,只要时机到了,我们就可以一生相守。只要是他说的,我都信。我开始憧憬未来。曾经连睡里都不敢梦到的,如今因为他,我以为,是奇迹出现。

  我在爱中沉溺,越陷越深。

  然后有很久,他没有来找我。然后我发现,身边的夥伴看我的眼色开始闪烁。然后有一天……我不小心,走过王爷的书房,听到里面传出他的声音。他说,他一定会求王爷把她赐给他,只要时机到了,他们就可以一生相守……

  我失态地推开门,看到他正牵扯着新来的那个舞姬的衣袖,而她半推半就地笑着,分明已是意动了。看到我,她匆匆抽回罗袖,夺门而出。只剩下我与他相对,怔仲,无言。轰雷从我头上匝下来,天地在那个瞬间变色。几万柄匕首将我的心分尸成碎片,还没有觉得痛,就已经死了。

  为什么会是这样?为什么要骗我?如果你要的只是我的身体,我只是一个卑贱的舞*,任何人都可以攀折。既然所有的山盟海誓都是谎言,为什么还有那么多信誓旦旦的诺言要对我说?为什么要让我相信,然后在打碎我的信仰?我恨哪。曾经的爱有多深,如今的恨就有多惨痛。我看着他,那么英俊潇洒的容颜,现在在我眼中象魔鬼一样丑恶。我盯着他……盯着他……他冷冷地看着我。我们对崎着。

  蓦然,我娇媚地笑了。眼波流转,盼顾嫣然,一笑,倾城。他呆了一呆。那一个瞬间,我抽出案上的刀,狠狠地刺入他的胸膛。

  一定有太多太多的恨,我是那么那么的用力,那一刀穿身而过。他不致信地瞪着我,甚至来不及反应,就已经魂归离恨天。凝视着他的脸,我看到,他临死的眼眸中,依然留着我的倩影。我柔柔地笑着,真好,这样,最好。从最初,到最后,我只许你的眼中有我。

  抬起头,我看到悬挂的镜子映出自己的影像。铜镜中,我容颜如玉,笑靥如花。真美。我想,我这一生都没有象今天这样美过。拔出刀,我含笑,饮刃。

上一条: 做人要诚实
下一条: 生气是抓住机会去掉习气